关于 笑话集_黑帽SEO泛站群程序qq1716160940无锡广瑞路 的搜索结果,共593
h****e 2018-07-10
:我从哪里来?
干货概览 在计算机或者服务的层次上,我们来试着分析前面提到的几个问题。 问题 1.我是谁? 服务叫什么,服务包含了哪些实例,服务规模、部署情况、实例运行状况如何? 2.我从哪里来? 服务的上游有哪些,不同的上游流量如何分配? 3.我往哪里去? 服务的下游有哪些,不同的下游流量如何分配? 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们的答案是什么呢? 在百度的运维实践中,我们只需“BNS”就可以获得想要的答案。 BNS(Baidu Naming Service,百度名字服务)是百度云智能运维团队研发的一套分布式的名字服务系统,是百度云Noah智能运维产品中的一个重要基础服务系统。它为每一个服务赋予一个独一二的名字,根据这个名字,我们就可以获取到这个服务的相关信息 ,这些信息包括:服务在机器上部署信息(机器IP,部署径,服务配置,端口信息),服务的实例运行状况等其他重要信息。简单来讲,它提供了一个服务名到资源信息的一个映射关系。
金****洲 2018-07-10
混乱的遇见TA 从此岁月静好
第三天 工师们说:“这个系统不能像士军刀,而应该重剑锋、大巧不工,仅支持基础设施的维护管理,要能做到快速扩缩容!出现问题能立刻回滚,保障云环境的安全和稳定。” 第四天 工师们说:“这个系统还要做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要为基础设施提供虚拟化容器隔离,应用部署,应用拓扑搭建和控制的功能。为应用的整个生命周期保驾护航,提供一条龙服务。” 总之就是四个字,“轻”、“稳”、“专”、“全”,对于这一切,工师们很满意。 于是百度云的工师们结合百度历年来云计算的经验与技术沉淀,潜心打磨,匠心打造,最终强势推出新一代私有云云基础设施管理引擎HALO。 Q:HALO是什么? AHALO全称Hybrid-cloud Application Layout and Operation system,顾名思义,它是私有云或混合云环境中的基础设施部署和控制系统,是混乱中的第一束光,让世界变得有可控,是云最底层的基石,肩负着裸机环境配置,root域权限控制和智能托管基础设施的重任。如果没有HALO,机器将处于失控的状态。
不****主 2018-07-09
高精地图
三、Apollo高精度地图与构建 Apollo高精地图 Apollo高精地图专为人车设计,里面包含了道定义、交叉口、交通信号、车道规则,及用于汽车导航的其他元素。 高精度地图可在许多方面为人车提供帮助,如高精度地图通常会记录交通信号灯的精确位置和高度,从而大大降低了感知难度。 高精地图不仅可以减少计算需求,还可以通过提供有关驾驶环境的详细信息,来确保人车的安全。保持这些地图的更新是一项重大任务,测试车队需要不断地对高精度地图进行验证和更新。此外,这些地图可能达到几厘米的精度,这是水准最高的制图精度。 Apollo 高精地图是最懂自动驾驶的高精地图,也是业界精细化度最高、生产率最高、覆盖面最广的高精地图。目前,Apollo 高精地图的自动化度已经达到了90%、准确识别率达到了95%以上,预计2020年可以覆盖全国所有的重点道。 高精地图有很多种格式,为了方便数据共享,Apollo高精地图采用了OpenDRIVE格式,这是一种行业制图标准。同时,Apollo也对OpenDRIVE做出了改进,进而产生了Apollo OpenDRIVE标准,以便更适合人车。
C****X 2018-07-10
雄逐“图”,百度缘何备受关注?
首先会需要一个像地图一样的客户端,或者map engine的模块来融合这些高精度地图的道数据。这时候请求的数据就是从例如百度高精度地图的云服务端直接导出来,这个过可能是不同的开发者或车厂,他们的方案可能有不同,这与百度现在提供的方式有关系,可以以接口的形式(可以理解为API),也可以以车道级别的文件形式来直接获取。 上面提到的径规划问题,如果用从技术角度抽丝剥茧的,可以被这样理解。 在径规划的过中首先需要做几个限定: 一是地图已知,通常来说没有做到已知就法规划。 二是立足自动驾驶领域,一般还是2D或2.5D地图,而不是在3D地图上六个自由度运动规划(那是室内全自主人机飞行),也就是明确地图的类型,个人认为。 三是径规划,一般默认自动驾驶车辆按照规划的径,每一步执行后的定位pose准确。可以理解为这里刻意把定位和径规划分开,但实际上这两者紧密联系,因为如果定位不准,径规划一定会受到影响。 即使有了这几个设定,径规划本身也有很多可能出现的版本。
1****6 2018-07-10
反向图灵测试——如何识别这是不是AI?
我用一个周末琢磨出来点门道,我根本识别不出这个演示是不是AI,更法确认这是不是深度学习。这就引出了今天的议题,图灵测试指的是人类能否区别是不是和AI在聊天,那反过来看,我们怎么识别“这个东西”是不是个AI? 首先我为什么说“这个东西”而不是“这个”?因为某些大堂机器人确实背后是人类操控的,相当于你用一个安卓平板和我视频聊天,特别聪明还必须联网的机器人可能就是真人。但有些真AI如Siri也要联网,通过联网断网判别不了AI。 网上有个,我把QQ自动回复设置成“呵呵”,你可以和我的电脑就任何题聊上一夜。很多智能客服只是简单的关键字匹配,和呼叫中心搜索知识库差不多,编辑回复模板远比写更重要。只有支持多层级对的才是AI智能客服,但现在网店客服也可以混在AI的回答里回答客户啊,熟练客服回信息效率极高,顾客以为面对的是AI反而会少提需求。 虽然深度学习常拿自然语言处理举例,但成熟的翻译软件也不用AI。翻译软件出现有几十年了,常用的单词和短语BTW/WTF/OMG用大词库即可,用户大脑会做二次语意加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