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职场反鸡汤--1. 莫做背锅侠

全系列总序

 

互联网范儿的创业公司是一个个充满希望、血汗和奇葩的地方。核心股骨干来自于互联网公司,短期ToVC长期IPO,让每个创业公司都像明日之星一样闪耀;但因为没文化没智商造就的各种奇葩挥霍的血汗,也让很多草台班子转瞬间就一地鸡毛。

 

我曾经在几个创业公司上手打工、兼职顾问,也听朋友谈过一些靠谱的故事。最近云计算方向没什么思路,就写一写创业职场的反鸡汤文章。

 

为什么叫反鸡汤哪?因为那些创业导师可能刚工作5天;就算成功套现的人,也很少有说实话的,而且他们只是老板,哪管员工的血汗和同行的哭泣,熬鸡汤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便宜点招人吗。

 

我们要搞明白一个事实,以传播为目的微信文章,很少说实话的。这些文章的目的是传播涨粉,而非真相或者观点,受众怎么读着开心就怎么写。

 

比如那些吹房价会下降的大V,目的是挣穷读者的钱给自己买房;比如95后只工作七个月就辞职,是因为95后刚毕业一年;比如说最火的面试鸡汤,永远是教面试官怎么做人,面试者读了很爽但没什么用。

 

创业公司多奇葩,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迷信了这些鸡汤文,就像发育不良的小朋友仅凭口感而非营养吃东西一样。

 

跟他们比,我有正当工作,也能自知和自省,我话不好听,但目的是以人为鉴,让创业大潮的参与者都有一定的思考。

 

为了场景代入更方便,我一般把创业者称为赵总和刘总,把打工的称为小Q、老M、小A、小B等等。

 

第一.什么是职场背锅侠?

 

很多热血青年都为老板的私欲过度奉献,这就是职场背锅侠。

 

小Q在一个创业公司呆了半年多,被赵总委以重任。小Q和我一起喝酒,聊到现在同事多弱智又矫情,客户多虚伪和吝啬,全靠他忠心耿耿的支撑着,老板也很感激他。我觉得还算正常,创业本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小Q接下来聊的话风就不对了:

 

“张XX是个老员工,我帮他擦屁股他还咬我,赵总让我忍着点,大局为重。”

 

“XX局的客户真坑爹,毁约责任赖我们头上了,赵总还演了一出周瑜打黄盖。”

 

“XX供应商做的系统太烂了,我都重录了八次数据了,供应商是赵总的基友,要多照顾理解。”

 

小Q说这些窝囊事的时候,有嘲讽、调侃和愤怒,但更多是一种主人翁的归属感和使命感,还有一点点小优越。

 

我就问小Q,你被绿茶婊养备胎,花钱丢脸费时间的事,这么快就忘了吗?现在性别女变男,情场变职场,你小子又浪成背锅侠了。

 

职场背锅侠就是——创始人的心态+高管的责任+中层的能力+基层的权限+底层的待遇。

 

职场背锅侠就是鸡汤文读多了,认为自己劳苦功高的“给大哥打江山”,将来大哥身价百亿,自己也能资产上亿做个VP。“大哥”每次宽慰背锅侠,也都是“忍忍将来不会亏待你”。

 

我很理解小Q,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也不完全怪鸡汤文,除了奉献自己,小Q找不到更好的机会了,这次创业是他第一次有资格上牌桌进赌局。

 

但是职场背锅侠们少读点鸡汤,多做思考和观察,就会知道一个很难堪的事实——老板和合作者吃肉,亲信兄弟喝汤,而背锅小弟一般是蹲着吃饭上不了席。红楼梦里的焦大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焦大是《红楼梦》中的老仆。曾从死人堆里把奄奄一息的主子背出来,忍饥挨饿伺候主子吃喝。这么大的功劳,最后他只是宁国府里的一个“老仆”,别说焦大的能力只能做个老仆,这种鬼话谁信。

 

第二.无奈的牺牲

 

创业公司的老板并不是妖魔化的坏人,但这一切真的很合理;当对方不想害你又不得不牺牲你时,整个故事才是最心塞的。

 

以前文为例,赵总让小Q背锅,是因为赵总的资源不足。老员工是牛皮藓但没钱纳新也没钱遣散,什么客户都跪赵总心里也有屈辱愤怒,小Q比供应商更能忍所以赵总对外可以保持光鲜亮洁。

 

当赵总的资源不足时,赵总优先分蛋糕给合作者,比如新挖来的VP的股票和权限不能少;赵总也知道亲信是喂不饱的狼,所以他经常给亲信加薪和排解压力;唯独小Q能力没强到VP的地步,暂时不拉拢又不会抛弃自己。纵然小Q是赵总大学时的上下铺兄弟,小Q却是所有经理里工资最低的。

 

而赵总创业成功的几率并不大,因为他资源少到要习惯性牺牲小Q了,如何引来更多的人才哪?任劳任怨的小Q,其格局视野只能算二流人才,他能碰到的机会太少了,所以他才会“卑微的”珍惜任何云计算创业的机会。赵总最忠诚的老仆饥寒交迫,明眼人是能看透赵总的寒酸的,真正的人才是不敢去冒险的。

 

第三.莫怨人心不足

 

如果赵总能创业成功到身家百亿的地步,那小Q的千万年薪VP梦是能实现的;但十年能出几次这种独角兽?大部分创业者能过亿套现就算顶级成功人士了,赵总能分给小Q的期权可能不够北京房子的首付。小Q换个公司再做点兼职,省吃俭用但心态轻松呆四五年,一样是一套房的首付啊?

 

如果赵总创业成功了,小Q必然认为自己是从龙功臣,但摘桃子时俩人会发生严重分歧。赵总只是凡人不是圣人,赵总眼里的功劳簿和小Q眼里的可能差很多。他回顾创业经历时,肯定是先想到自己多努力刻苦,他要把精力用在记录小Q加了几次班发了几次愁那才不正常。

 

他跟小Q一起和老兵油子周旋,他先想到的是自己连个老员工都要忍让的屈辱,那小Q作为心腹亲兵,跟自己一起忍就很正常了。赵总甚至会觉得小Q屁事太多了,老板都能大度的一笑泯恩仇,小Q你就这么偏执吗,感觉小Q的格局干不了什么大事啊?赵总作为上位者的忍让是宽容大度,而小Q做同级之间的忍让会威胁到尊严和生存。

 

最终赵总只会分给小Q一点点的利益。这时候小Q聪明点就主动退隐,如果不知好歹跟赵总闹起来,他会发现赵总已经资源充足到不需要这种小弟了。

 

介子推曾经割自己的肉给晋文公吃,但晋文公分封功臣时,居然把他给忘了……当他弃官归隐的时候多心凉啊,但晋文公确实不再挨饿了。

 

第四.我们只做合作者

 

如果创业者真的看重一个人才,会把人才当做合作者。合作者的利益可以暂时退让,可以少拿钱多干活,可以背锅扛雷打黄盖;但今天创业者欠下合作者的人情,将来总是总要还的。而做为家仆型小弟,为创业者牺牲是理所当然的,今天创业者对你纵使万分感谢,明天他还是会习惯性牺牲掉家仆的利益。将军只会为伤兵感慨,将军只会为将军落泪。

 

在成熟的大企业也有类似的事情,有些猥琐的领导,跟他最亲近的员工干活最多获利最少,而优质资源、升职加薪,通通优先给笼络不住的外人。

 

至于小Q或者读者,你们是合作者、亲信还是家仆亲兵,要靠你们自己评价。最艰难的时期确实不好判断,但事业顺了一点就可以看他是不是习惯性忽视你的利益了。

 

第五.反例背后也有正例

 

我跟L总混的时候,我说要出手把那几个混蛋干掉;他说不用我做枪,我做枪太可惜了,他会处理好。这句话他可能忘了,而我会记很多年。

 

收藏 评论(1)
分享到:
共1条回复 最后由Q1058204131 回复于2019-08-04 16:01
#2 Q1058204131 回复于2019-08-04

棒棒哒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