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人的创业——创业者的核心竞争力

前言

这是《创业职场反鸡汤》系列文章的终篇——创业团队究竟有什么核心竞争力?我不是装创业导师说教如何创业,而是给打工者分析创业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我们不谈各种奇葩的个案,只说发挥正常的前提下,创业团队天然有哪些核心优势。

在给各章节起名的过程中,我想起了原始人如何横行冰川时代的。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他们走出非洲称霸世界的经验,到现在搞创业的道理是一样的。

1.力克巨象--让利

天之道,补不足而损有余

“天道”都是古朴不花哨的道理,创业团队的天道就是“让利”。

猛犸象就是巨大的市场需求,剑齿虎(巨头)可以吃猛犸象,原始人(创业者)一样可以杀大象。原始人吃猛犸象靠的是让利给战友、工匠、商人、医生等人,创业者要吃下巨大市场,靠的是让利给打工者、风投和旁观大佬。

理论上来说所有的创业项目都可以出自巨头内部,利润也都留给巨头自己,就像独自狩猎的剑齿虎一样。巨头只给码农开工资,有创新业绩都让亲信摘桃子,把打工者逼入创业团队;乔布斯就是不给股东分红,巨头创始人低股份也有高投票权,金融圈只好风投扶持新的巨头;至于旁观的巨头,很乐意帮忙限制自己的老对手。

创业者如果吝啬分享让利,打工者跳槽、风投撤资、第三方大佬冷对;但创业者不能当活雷锋,其他玩家疯食蛋糕会吃死项目,只有主心骨才能保护着项目慢慢长大。失败创业者容易带着天骄新贵的心态独享利益,轻视流失人才;成功创业者正好相反,财散人聚,而且散财有度只聚强人。

2.巧胜巨熊--灵活

创业者遇到的烂大街问题是“如果BAT抄袭你怎么办?”,这很符合不了解巨头运行机制的人提问,但巨头有创业者灵活吗?

原始人不会和巨熊对比钢牙利爪,而是偷袭投毒群攻陷阱,最笨的原始人也会拿个棒子再硬干。

巨头最大的缺陷是不灵活,这是他们的结构性缺陷,根本不可能改变。

巨头决策人天天为外部礼仪和内部沟通开会,哪有时间天天研究创新?

巨头的资源不敢随便被员工以创新的滥用,否则巨头会快速资源枯竭。(参见孟子见梁惠王,谈幕僚政治)

巨头内部创新被亲信或老板摘桃的例子数不胜数,隐居状态的精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巨头的决策链很长,微操控制极弱,一线执行人和高层决策者不可能互通,只能先做流程和内控,而流程和内控就是不敏捷的意思。

而创业公司理论上可以规避上文的结构性缺陷,旁观大佬不投自己员工而是投创业团队也是同样道理。

1.创业项目的船小好调头,试错成本低,拍板5分钟就开始干活了。

2.创业者的危机感严重,重视精细化微操,很少在核心竞争力上装糊涂。

3.创业团队可以较少自护,更专注业务,办公室矛盾大多是对事不对人。

只要创业者对战的不是有资源的巨头嫡系团队,有战力的巨头精英团队,被抄死只能说明创业者太菜了。巨头嫡系的名额有限,即使皇帝也就三五个亲信;对于没混成嫡系的精英,无论是自保、内斗还是谋反,都不是巨头的核心竞争力。

当巨头嫡系硬刚创业小米粒时,一般是靠资源优势去封锁耗死对手,创业者输一块钱,巨头就要亏十块钱;这种消耗多来几次巨头也会死,而且还有第三方大佬虎视眈眈帮创业者输血。

面对创业失败者,我很少见到是运气不好撞上巨头嫡系+精英的,倒是多见痴人说梦——早该梦醒的;扛下巨头攻击的创业者,从策略设定到执行都足够灵活刁钻,但他们成为新贵以后也会走向保守。

3.隔离鬣狗--创新和理想

有很多规模不大但擅长恶性竞争的私营企业,怎么看都像非洲鬣狗。

鬣狗虽然凶残无赖,原始人却从来不在鬣狗的菜谱上。

电影《上帝也疯狂2》中,一个非洲小孩在头上举块木板,鬣狗误以为小朋友比它更高大就不敢进攻了。这就是鬣狗的缺点——鬣狗目光短浅,只求食不搏命,鬣狗只要饿不死就不会有开拓进取的理想。

创业团队玩的是高科技创新新项目,鬣狗型企业根本摸不透创业团队的模式和底限。就算鬣狗们看透了创业模式,他们也绑不到精英程序员,而且创业企业根本没想挣(快)钱啊,反正背后有VC输血;而鬣狗式企业有巨大的法务财务问题,他们根本拿不到任何VC融资。

创业团队天然带着做增量市场、和客户谋求共赢的理想,这层理想光环足以隔开我们和鬣狗的竞争;即使鬣狗们硬冲猛上,精英打工者和VC也同创业者站在一起。

我们回忆一下成功创业的公司,包括互联网巨头、软件公司、手机厂商、硬件厂商,他们从未和鬣狗型仿冒者产生实质冲突,在成长为巨头后还能把鬣狗们当做工具。

如果创业者谈不出隔开本文鬣狗和后文羚羊型企业的方法,那这创业公司就是个体力工厂,别冒充创业团队骗打工者低薪了。(是的,我这两段主要为说这句话)。

4.耗死羚羊--耐力和技巧

有些苦心孤诣的公司,他们跟羚羊一样勤快,为吃口草可以跑5公里,为喝口水可以再跑10公里,长不肥也饿不死。

这些公司真有一些技术高手,没高手干活公司早黄了;这些公司产品也有些竞争力,因为他们在自己养活自己;说目光和理想吧,我接触的私企老板也不乏人中龙凤——他们大多是千万富翁,没必要赌博式创业,虽然心有理想但舍不得冒险烧钱。

原始人是肉食者,吃羊肉不是生存的目的,但吃羊肉是生存的手段。成功的创业公司不需要和鬣狗冲突,但都会随手拍死了一批羚羊,比如智能机拍死了PSP,打车软件拍死了黑车。

原始人不是跑的最快的生物,但可以活活累死羚羊,咱们不提人类发达的汗腺和呼吸系统,单说人类还可以边跑边吃喝这个优点,就足以耗死一群鹿。创业者吃掉的羚羊型公司,本质上就是靠耐力和技巧来耗死对方。

创业团队是狼群,执行力度都远大于苟安的小老板;创业公司可以放弃利润抢市场,而羚羊公司损失一分就是输;创业者还能精准挖人或者降维打击。资源型羚羊可以靠资源、靠政策组建有效壁垒;细分领域的羚羊靠夹缝市场的食之无味;通用领域的羚羊,只能赌自己的运气好,合格的创业者太少。

如果创业者收割不掉羚羊型公司,应该反思自己是否能胜任羚羊公司的普通职位?要做类似行业、做雷同客户,总要有一些常识级别的了解。

5.迷失方向的意外:远见

原始人比较淳朴,先民传说很多都是某人因为打猎、迷路、掉沟里了,然后开拓一片新天地,创建一个新民族。

面对创业成功者,很多无聊的鸡汤编辑根据结果倒推原因,非要说对方有远见卓识,因为穿了红内裤绿袜子,所以就挣出了千亿身家。我看到的创业者们,他们的远见和原始人一样模糊,他们只能说模糊的要改变某某领域,跟原始人要顿顿都吃饱肉一样简单。

“远见”对于“一群创业者”是有用的,但对“一个创业者”用途不大。老子李耳能看透天道写下《道德经》,他也没有代周称帝啊;有远见只是能让创业者少做逆势而为的蠢事,但同样是顺势而为,人和人的效率也差别很大。

说句不客气的话,能根据个人的远见精细安排发展计划的人,根本没必要冒险创业,这种人才就是姜尚转世孔明再生啊。而姜尚对什么时候钓到文王,卧龙对刘备哪天来,其实也算不太准。

6.被迫迁移的弱者:精英

本来小黄小白小黑都在非洲幸福的吃香蕉,但大家孩子多食物少了,小黑身高马大把小白和小黄打跑了。虽然后面小黄小白混的都不错,但当时他们就是打不过黑哥才被赶走的啊。

大部分创业者是在旧体系下发展受限,既不能继承大统,也没机会做姜尚卧龙,甚至镇守外藩都受到排挤;创业者得不到“低风险中收益”的工作,才奋力一搏选择“高风险高收益”的创业。

创业者绝对有自身长处,但大部分不是顶级行业精英,他们靠“让利”和“灵活”来战胜的巨头精英团队。创业团队能不能吸引到顶尖大牛,是创业团队实力的炫耀,而非能力的背书。

即使某创业团队招不到顶尖高手,只要能人尽其能物尽其用,就算打不过巨头和精英创业团队,你吃肉我喝汤,你上席我蹲地上,同行干不死同行,一样可以发展壮大;但这种创业团队注意别别随遇而安啊,会沦落为羚羊的。

7.恐怖平衡的宁静:秩序

没有秩序道德的时候,最强壮的原始人也睡不好觉。猛狮部落之王刚被儿子篡位流放;虎王负伤卧床,王妃们就不管饭把他饿死了;狼王带兵远征,三年后喜当爹了。人类社会发展出秩序道德,本质就是让强者也能睡好觉。

我们总觉得创业者脾气好形象好,有一半是个人素质高,逃离龙潭虎穴就不想成为新的恶龙,有一半原因是珍惜脆弱的平衡,所以更呼唤秩序和道德。

创业团队因为外部压力更大、内部容错更少,所以更要给合伙人、打工者、投资人、渠道商、用户、市场合作伙伴以安全感,任何一方的叛变都可能导致创业项目失败。而某些创业者在准备充足时,敢洗别人的期权让功臣滚蛋,能够坑渠道压投资人,他们是相信对方的反抗威胁不到他们的利益。

8.莫名神化的风投:天火

原始人和野兽一样见到雷劈天火,区别是原始人知道利用火,后面还学会了主动引火。雷劈天火只是自然现象,不值得特别朝拜和美化,创业圈的天火就是风投。

风投是盈利性金融机构,在商言商,他们相信这些股份远超当前的价值,拿不到风投的创业者才会美化神化风投。

风投经理的创业能力并不比创业者更好,否则他们早自己去创业了;他们只是按照一套符合逻辑的数学模型来建议花钱。风投单笔投资成功的收益是几十倍,记得吴博士书上说行业总体收益是30%多;很多风投还是亏的,必然是投资的烂项目太多了。

创业者不要神化风投,给风投投资的逻辑和证据,比给风投出让更多的股份更重要。

附录:

创业职场反鸡汤系列的三篇文章:

1.员工别做过度付出又廉价感动的背锅侠。

2.创业团队没管理别过度期望和失望。

3.打工者在创业团队的待遇和收获是什么。

收藏 评论(2)
分享到:
共2条回复 最后由Q1058204131 回复于2019-08-05 15:32
#2 筱Myselfkv 回复于2019-08-04

棒棒哒

0
#3 Q1058204131 回复于2019-08-05

棒棒哒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