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中国优秀的架构师是不是出现了严重断层?

作者:苏大泽2021.10.08 11:25浏览量:76

简介:在国内互联网发展的这10年间,短平快的发展模式造成了中国软件工程领域架构师的严重断层。

背景

我先说下这篇文章的背景。

放假前的晚上,我们技术小组在和产品头脑风暴的时候,提出了一个终极问题:

中国优秀的软件架构师是不是出现了严重断层?

背景是这样的:我们在做一款面向B端商家的供应链产品,这个产品行业内有非常强力和成熟的软件公司,他们有受众广阔、市场占有率高、客户满意度高、软件架构很优秀和成熟的产品。

我们的现有产品在摸索开发和实施过程中,发现和国外同行业差距如此之大。还处在砖砌墙的阶段。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讨论,很不幸我们得出了最后的结论:在国内互联网发展的这10年间,短平快的发展模式造成了中国软件工程领域架构师的严重断层。

再说一些前提

为了让结论不是那么惊世骇俗,我们索性自我安慰似的给结论加一些定语好了。

起码在ToB领域、在产业互联网领域,中国的软件产业面临着严重的顶层设计人才缺失。

所谓的ToB和产品互联网是什么?

我从百科中拿来一段话:

产业互联网是基于互联网技术和生态,对各个垂直产业的产业链和内部的价值链进行重塑和改造,从而形成的互联网生态和形态。产业互联网是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利用信息技术与互联网平台,充分发挥互联网在生产要素配置中的优化和集成作用,实现互联网与传统产业深度融合,将互联网的创新应用成果深化于国家经济、科技、军事、民生等各项经济社会领域中,最终提升国家的生产力。

好了,我们可以这样说:所谓的ToB和产业互联网指的是面向生产实践领域,他的用户是生产者,通过在生产、交易、融资和流通等各个环节的网络渗透从而达到提升效率、节约资源等行业优化作用,通过生产、资源配置和交易效率的提升推进产业发展,通过传统企业与互联网的融合,寻求全新的管理与服务模式,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体验,创造出不仅限于流量的更高价值的产业形态。

大家可能看到了,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是完全不同的逻辑。

我在说架构师的时候在说什么?

OK,了解这个背景后,你已经看到了在真正的ToB领域,你应该对架构师需要的能力有个大概的了解了。

产业互联网重行业经验,重业务理解,重产品打磨,重线下运营。和消费互联网,和面向C端的电商、游戏、视频是完全不同的逻辑。

它不是动辄高并发,大流量,少谈或者不谈分布式,较少或者不是海量计算和规模存储。它要的是几十年如一日的面向产品和业务本身进行的打磨,能够提高某一个领域的生产效率、资源利用率,最终的目的是提升社会效率,提升整个国家的竞争力。

我再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苹果或者特斯拉这样的企业里,除了本身的研发能力(偏制造业),线上的产销协同、遍及全球的库存和供应链系统、高度成熟和智能化的流程管理系统。

这样的系统,在中国,哪家公司,哪个有架构师头衔的技术大佬可以设计和成熟的实施经验?

ToC领域繁荣但是虚假

在过去的10年里,不可否认,腾讯、阿里、字节这样的企业,面对国内外海量的用户,诞生了一大批有各种头衔的技术专家、高级专家的开发者。微信、淘宝、抖音、快手这样的APP层出不穷,在这些技术领域的确也积累了很多经验,诞生了远超国外很多公司的看起来非常高大上的理念。

比如水平扩容、分库分表、异步削峰、实时计算这样的看起来高端、大气的技术名词。但是在我看来,这些技术可能是一家成熟的ToC公司解决业务瓶颈的利器。但是,是不是一家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以及是一个国家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呢?

在我看来,远远不是。

在大家接触的C端的领域,有没有什么问题是水平扩容解决不了的呢?有,但是极少。

那么水平扩容、分库分表、异步削峰这样的技术或者我所在的数据领域的中间件的出现和发展门槛是不是很高呢?是不是一个架构师应该有的核心竞争力?

在我看来,也不是,起码不全是。

因为正确的技术选型,中间件的合理运用以及海量数据处理,可以用3-5年,短平快的学习,然后快速的进行复制。因为他们的门槛真的不高。

中国真正的架构师在哪里

在和产品、组里的同学的讨论过程中。我们很遗憾的发现,起码在产业互联网领域,这些真正的架构师是在那些传统企业里。他们解决的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关系一个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问题。比如在汽车制造领域,成熟的BOM库存和供应计划软件的设计和开发。

但是,这10年间。他们被排斥在ToC领域繁荣的大门之外,逐渐凋零,后继无人。

我们的问题出在哪里?

ToC领域或者消费互联网领域经过了短暂且漫长的10年发展,中国已经走完了从0到100的过程,解决了这个时期内的社会问题,比如团购、打车、移动支付、线上购物、远程办公、游戏、短视频等。

但是消费互联网或者ToC的问题就在这,在资本的裹挟下,已经从普惠的、对经济&行业&国家积极正面的引领作用,变成了奶头乐和资本黑洞。

这个黑洞做了什么?

这个黑洞让资本开始和大众争利益,让清北毕业的国家最高端的人才毕业来做短视频、电商的推荐系统,让中国的高校和高端教育全网转码增删改查写SQL,让传统的制造业人才大量外流,让整个国家经济脱实向虚,从全球产业链中一步步向下滑落。

普通开发者,因为业务见顶陷入无限的低端内卷和面向KPI/OKR开发,永远跪在从资本到高管到基层管理者传导下来的压力和困惑中,跪着赚钱。

就像三体中的智子锁死了人类的发展。所以我们看到了这半年内,频繁的政策大棒砸向了这个领域,我们都不能幸免。

当然,也有一些公司开始提出了产业互联网转型的概念,比如阿里和腾讯,都提出了对产业互联网的布局。但是这是一条正确且艰难的道路,需要国家干预,强力的政策导向。

未来的10年也是整个行业、社会和国家的转型关键期。

道阻且长,行未必至。

当一场国家与国家,文明与文明的较量从幕后走到台前。

你可能并无感知,但是你我已经身处这样的风暴之中。

来源:大数据技术与架构
作者:王知无

发表评论